愛和樂之歌(三)
2012-11-26

一與幸福同在的幸運者(橋頭‧楊順吉)春姑娘  整理

      百位熱衷推廣“兒童讀經”的朋友,利用寒假在日月潭教師會館舉辦三天的研習(以台灣省教育廳與台灣省教福會名義合辦)。我有幸參與盛會,更令人振奮的是聆聽了“全腦教育先知”陳功雄博士的《“愛”和“樂”全能(全腦)教育、超級學習法》專題演講。

     在這多變的時代,能像陳博士這樣三十年如一日的執著和追求理想的人實在不多,能聽其言又能體其行的必定也是與幸福站在同一邊的幸運者。“愛,就是在別人的需要上,看到自己的責任、貢獻自己的心力!”在研習後的兩星期裡,我終於奉獻而成為基金會“永久會員”,也獲贈了實用的整套《超級“愛”和“樂”寶典》。

      使用《寶典》的一個月後(比廣告詞-以“愛”育人,三年有成以“愛”加“樂”三月見效!-快了兩倍),我已迫不急待的趕寫這篇短文,好向沒有《寶典》的教師及家長們大力推薦了。

      我想,連我這個成年人都不用“三月”而“一月”見效了;我相信對胎兒、嬰兒、幼童、兒童及青少年更有效了。

     臨睡前,我喜歡一邊聽賞《溫馨益智養生的音樂》,一邊讀讀《唐詩三百首》。這樣一西一東,沈醉於東西文化之美,感覺到生活在現在的我是一件幸福的事。得到最大收穫的是心情常常很愉快,做起事來也積極多了。

      從清晨睜開雙眼,和呼吸一起醒過來的是令人心曠神怡的美好音樂。這樣的開始,凡事就能夠以“美”為出發點,而展開“善”的翅膀。

      進入教室之後,以自備的錄音機播放《溫馨益智養生的音樂》。一邊上課,一邊看看班上孩子的臉龐,即使從前頑皮如脫韁野馬的小男孩,如今也越看越可愛了。

      上數學課時,學生在“美樂”活化右腦當中,再難的習題也能在輕鬆愉悅的氣氛下學有所進,這也是一項收穫!

─(本文作者任教於高雄縣橋頭國民小學)─摘自《全能教育雜誌》第一○五期第十二頁


--------------------------------------------------------------------------------------------------------------------------------

         全能.全腦.全人教育心得(高雄‧高林美琇)

      每當有人跟我和外子說:「很少有人像你們夫妻倆那麼好,願意告訴人家這麼好的信息,以後我的孩和你的孩子是同時拼聯考的,你不怕嗎?」這時外子(高定燦博士)就會說:「若只有自己的孩子好,別人都不好,那最可憐與不幸的人將是自己的孩子;若天下每個孩子都好,將來我的孩子才有好丈夫可嫁、好妻子可娶。」

      所以在此我也願意將我多年來的養兒育女心得與大家分享。有一寶貴而省錢的方法-那就是應用《超級“愛”和“樂”寶典》,積極實施“愛”和“樂”全能教育(全腦教育)、實行“愛”和“樂”全人生活(博愛無私)。

      首先教育自己,先讓“與宇宙同步、生命同步”的美好的古典音樂隨時在側,少看電視,你的孩子自然會浸淫在“美的世界”裡;先以“尊敬的愛”愛自己、愛家人,然後成為一種習慣,你的孩子自然對任何人就會以“尊敬的愛”來愛對方了。因此,無論走到那兒你的孩子一定是最受歡迎的。

                                                ─摘自《全能教育雜誌》第一○二期第六至七頁


--------------------------------------------------------------------------------------------------------------------------------

        神奇的《寶典》對過動兒有神奇功效(梓官‧連玉美)

     目前小兒子就讀於高雄縣梓官鄉蚵寮國小四年四班,我們是半年前從高雄市因搬家而轉來的。

     小兒子在幼稚園中班時,就被醫生診斷屬於中度“過動兒”。五年內多次帶他給高雄醫學院、高雄婦幼、凱旋等醫院的兒童精神及兒童心理醫生看過。那些醫生有的開藥給他服用,有的建議接受“感覺統合”訓練,根本起不了作用。

      直到民國86年3月21日晚上,聽完陳功雄博士的演講,迫不急待等到天亮,親自由高雄縣騎機車到高雄市帶回整套的《超級“愛”和“樂”寶典》,在兩三天內有著神奇的效果。從前每當接兒子放學時,他總是情緒煩燥,整天都把家裡搞得氣氛好糟;經聽賞享用美好的《溫馨益智養生的音樂》後,不但情緒大有改善,功課進步,身體也較強壯。

     當年住在高雄市時無緣聆聽陳博士的演講,害我費心費神費時四、五年,真可惜!還好我家福運滿滿搬到此幸運之地,因此要特別感謝蚵寮國小能邀請如此知名的陳博士來作親職講座。

                                    ─摘自《全能教育雜誌》第一○五期第十三頁


--------------------------------------------------------------------------------------------------------------------------------

            中華“音樂胎教”古今說(安徽‧齊從容)

     華夏中國,歷來被稱之為“禮樂之邦”。歷朝歷代的多數統治者均把音樂放在重要的位置上。

     相傳在我國遠古的西周時期,文王的母親就十分地鍾愛音樂。她之所以能夠生育出形容端正、才德過人的周文王,就是由於她在懷胎孕育文王時,就在生活起居、修身養性等方面都建立了良好的習慣。同時她還堅持每天早晚約請宮廷樂師為她專門奏樂、唱詩,有時她興之所至還親口唱吟並手舞足蹈之。以致在她生育文王時,心境絕然沈浸在歡欣喜悅和溫馨慈愛之中。當文王誕生時,就十分聰慧靈敏、天真可愛。由此可見,在我國古代就已經十分崇尚和運用音樂達到“胎教效應”了,並借此促進胎兒發育和健康壯大。

     人類平常的腦波是14~30赫茲(即一秒鐘內振動14~30次),一般稱為β波;而幼兒或大人冥想時的腦波較弱,約在8~13赫茲之間,稱為α波;白天打盹或夜裡剛睡(淺眠)時,為4~7赫茲的低周波這是θ波;熟睡後是0.5~3.5赫茲的δ波。

      腹中胎兒的腦波7.5赫茲,而7.5赫茲的波動與宇宙動能的波動相同。也就是說,大人們拼命努力想去創造的狀態,卻是胎兒本來就擁有的狀態。因此,胎兒是宇宙動能的結晶,是宇宙識的本體。

      台灣著名音樂教育家陳功雄博士,依據大腦科學並以他三十多年實踐經驗,已製有“與宇宙、生命同步”的《溫馨益智養生的音樂》錄音帶以及《親子名歌聆唱集》一套,可說是“胎教音樂”的極品。

                 ─摘自《全能教育雜誌》第一○三期第七至八頁


--------------------------------------------------------------------------------------------------------------------------------

              現身說法談右腦(江蘇‧丁先紅)

      筆者是從事音樂教育工作者,我的孩子在母體內實際已接受了音樂薰陶(即胎教),孩子出生後四歲開始學鋼琴。從小學一直到初中二年級上半學期,學習成績一直名列前茅。她的業餘愛好、習慣幾乎和我一樣愛聽古典音樂,連做作業時也一邊聽音樂,為此孩子不知挨過我多少次責罵,我認為做功課時聽音樂會分散注意力。初二下時由於功課緊、作業量大,唯恐孩子時間不夠用,就不讓她再練琴了,也不允許做作業時再聽音樂了。萬萬沒想到從此以後成績一天不如一天,直線下降,由前三名滑到二十一名,可把我急壞了,怒不可遏,被我痛打了一頓!“從今天起和從前一樣每天練琴兩小時……”不知何時她“老毛病”又犯了,做功課時又聽起了音樂。奇怪的是,打這開始孩子的成績一天比一天見長,經過一段時間又恢復到了前三名。初三畢業以優異的成績考取了省重點高中,其中數學全班第一,外語全年級第一。

      台灣著名音樂教育家、作曲家陳功雄博士此次來南京講學,聽了陳博士的《“愛”和“樂”全能(全腦)教育》講演後,找到了大腦科學的答案,了解到“與宇宙、生命同步”的“美樂”能開啟右腦、活化右腦,音樂停止了,右腦也就隨之關閉了活動的科學道理。由此看來,孩子成績下降的原因是右腦不再受音樂的藝術聲波刺激而關閉活動所致。慶幸的是孩子是對的、我錯了。於是孩子高興的說:“我早已是陳博士的弟子囉!”

(本文作者是位作曲家,任教於南京市五塘中學)─摘自《全腦教育雜誌》第一○四期第  十三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