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和樂之歌(八)
2012-11-26

她是怎樣考上北京大學的?(吉林‧湯正權)

     田媛媛是吉林省吉林市第二高級中學的應屆畢業生。1999年高考(台灣稱「聯考」)以651分的高分考取北京大學的計算機系。吉林地區報考北大的共25人,她排第二,很多人以為她一定很勤奮用功,其實她學得非常輕鬆,既不開夜車,也不開早車。晚上九至十點鐘便上床睡覺,中間還會看一下電視(中央台的英語節目),早上六點半才起床。高考期間,每天打兩次乒乓球,看看電視,充分休息。那麼她是怎樣學習的呢?她很喜歡音樂和美術。1993年《中日少年兒童美術書法攝影比賽》得獎。1994年《國際少年美術書法攝影比賽》得獎。1995年《國際少年美術書法攝影比賽》有作品入選。 過去家庭居住條件不太好,她沒有自己的房間,大人看電視,她照做她的作業,絲毫影響不了她。她已習慣了在音樂聲中學習,每年都是第一名。除了喜歡美術外,就是聽音樂,一個小型收錄音機總是成天伴著她,學習累了閉上眼睛聽一會音樂,然後繼續學習,有時邊聽音樂邊冥想。由於右腦存有人類五百萬年共同累積的智慧結晶,右腦的能力及能量超過左腦的十萬倍,右腦的想像力與記憶力至少比左腦多一百萬倍。因此只要能開啟右腦,則由左腦主管的各學科(語、英、數、理、化、史地…)成績自然大為提高。而音樂和美術正是開啟右腦的金鑰匙。這說明陳功雄教授所倡導的《“愛”和“樂”全能(全腦)教育》是客觀的規律。

      音樂是聲波的振動,陳教授所選的古典音樂,共振動頻率是“與宇宙、生命同步”的,它能使腦細胞有序化,使創造力和靈感得以充分的發揮,因為右腦中就設有這種與“宇宙波動”共振的裝置。所以在音樂中進行學習,所學的知識就會隨著音樂“飄進”潛意識中,使人能更快的學習。田媛媛正是這樣學習的,她在音樂中背英語單詞,在音樂中思考問題,在音樂中休息,她的右腦和潛意識得到很大的開發,才使她學得這麼輕鬆,學得這麼好,考進了人人都向往的國內外知名的名牌大學。

                        (本文作者係吉林省吉林師範學院教授)

                     ─摘自《全能教育雜誌》第一一○期第四頁


--------------------------------------------------------------------------------------------------------------------------------

            美樂教化人生(南京‧林克仁)

     出生於世紀之交的外孫女林希已九個多月了。小林希活潑可愛,每日相伴,老化的心境似乎也年輕了許多。只是有一點犯難,每日晚間小林希躺在童床咿啞學語,毫無睡意,家長只得陪伴左右。後來有一天,我們取出陳功雄博士贈送的“美樂”CD,連續播放,在美妙的音樂海洋中,小寶寶逐漸安靜下來,進入了夢鄉。現在“美樂”已成為我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精神食糧。

     不可否認,由於經濟發展,社會整體浮躁,金錢意識在吞噬人們健康的心靈,以至許多人真假不辨,善惡與美醜不分,社會的中堅、人們的良知在呼籲真情與友愛。“美樂”正是教化人生,淨化心靈,從而促進社會的物質文明與精神文明的共同發展。“美樂”是清純可人的少女,是溫潤靈氣的古玉,是聖界天人的語言,絕非凡俗浮浪之聲所能比擬的。當人們常常置身於神聖的“美樂”氛圍中,其內心的陰暗面必將受到抑制,經過潛移默化,人們的整體素質不斷提高,人格更加高尚,此乃“美樂”教化之功也。

                      (本文作者係南京師範大學音樂系教授)

                      ─摘自《全能教育雜誌》第一一○期第三頁


--------------------------------------------------------------------------------------------------------------------------------

        讓我免於長期吃藥的“美樂”(官田‧玉葉金枝)

     我是一位幼教工作者,幾年前由於腦部受到重創,造成記憶力減退,注意力不能集中,不容易入眠,辦事效率降低……等等,不利於身心靈的疾病;為此還不斷看診求醫,效果卻不彰。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中,接觸一位氣功老師,利用古典音樂來治療疾病,放鬆情緒。還記得當時頭痛不已,只聽了幾十分鐘的古典音樂之後,發現疼痛減輕,心情平靜,注意力集中。但當時只是覺得有點神奇,並未加以理會。

     去年(民國八十八年)十二月下旬,我們這所鄉下的幼稚園,很榮幸的邀請到陳功雄博士來園為教師及家長演講《優秀胎幼兒教育》。聽完陳博士一席話,知道《優秀胎兒教育》的主軸,即是以“美樂”來開發右腦、活化右腦的“愛”和“樂”全能教育(全腦教育)、全人生活(博愛無私);使我重新勾起我的記憶(原來那位氣功老師所利用的古典音樂,即是陳博士監製《超級“愛”和“樂”寶典》中的“美樂”),於是馬上決定以自己做為實驗對象,並以三個月為期。每天聆聽至少五個小時以上的“美樂”,結果發現記憶力有逐漸恢復趨勢。以前要把每天應完成的事情隨手記錄,否則一轉身馬上就忘了,現在不必如此麻煩了。辦事效率提升了,能同時完成手邊的大小事情,而不會手忙腳亂了。更神奇的是不必看病吃藥,頭痛現象已經很久未再發作了。睡眠時很少有夢,而能一覺醒來時馬上起床,賴床現象不見了。這些均是我自己的親身體驗。於是介紹家長、親友也來聆聽“美樂”。現在他們只要一天不聽“美樂”,還反而會睡不好哩!

     我們園裡每天也會播放至少兩三小時的“美樂”,很明顯的看出孩子穩定性提高,學習能力增強,甚至氣質都改變了。最近常有朋友來園,會不經意的提到我們孩子的氣質很好、有禮貌,一點都不像鄉下孩子呢!

     所以我深深覺得這套《超級“愛”和“樂”寶典》中的“美樂”,讓我獲益良多,在此非常感謝陳功雄博士的分享(“美樂”等於“音藥”),讓我免於長期吃藥的惡夢。

                     ─摘自《全能教育雜誌》第一一○期第六頁


--------------------------------------------------------------------------------------------------------------------------------

          “美樂”是我的最佳幫手(萬丹‧莊美珍)

     或許是老天爺憐憫,讓我幸運的於千禧年第二天,從舊書中翻到五年前友人送我且被我擱置一旁的《“愛”和“樂”全能教育雜誌》。細閱後深深被其內容所吸引,迫不及待的打電話給春姑娘(基金會秘書長的筆名),毫不猶豫的成為“終身會員”而擁有一套老少咸宜的傳家瑰寶──《超級“愛”和“樂”寶典》。

     我在國小擔任二年級導師,班上大致上常規及注音符號等基礎都還好,但仍常感到學生心浮氣躁、好動;我自己也像個鎮日轉不停的陀螺,疲於改作業、課間輔導,上午四堂課下來整個人就像戰敗的士兵般。

      自千禧年假後,我將《寶典》中的《溫馨益智養生的音樂》及《益智養生美好的音樂》在課堂上播放,並且告訴同學們這是可以幫助“開啟右腦、活化右腦”的“美樂”,使大家更聰明、更有氣質;於是,他們都能欣然接受這種前所未有的“配樂學習法”。

     陳功雄博士表示:以“愛”育人,三年始有成;而以“愛”加“樂”,三月即見效。現在我要欣慰的向陳士和春姑娘報告:我在班上實踐“愛”和“樂”全能教育,未到一個月(就放寒假了)已有明顯的美好改變。

(一)錯別字減少了──同學們的觀察力及專注心,好像一瞬間增進加強了;在批改他們的作業簿時,錯字、別字少出現了。

(二)情緒話不見了──以前常容易以權威的口吻規範學生的行為,但自從在班上播放“美樂”後,我的創意點子源源不斷(我想這叫“CQ”強吧),我能轉念之間用恰當、幽默的話語或說故事的方式來與同學們溝通(我想這叫“EQ”好吧)。

(三)學習變有趣了──學生的理解力猛進,教學變得如此輕鬆有趣,師生感情融洽,實在令我心喜。我想,假如每位國小教師都能以“愛”來“培育人類、善待自己”,而以“樂”來“活化右腦、美化

  人生”的話,相信將來每個國民都是社會上的“一股清流”,這是多美好的世界啊!感謝陳博士的推廣,更感謝春姑娘細心而不厭其詳的教我使用這套《寶典》。我以為它不僅是我學校教學不可或缺的教具,更是我養兒育女的傳家瑰寶。真忍不住高喊:“美樂”是我的最佳幫手!

                     (本文作者任教於屏東縣萬丹國民小學)

                   ─摘自《全能教育雜誌》第一一○期第十二頁